黄山 | 爱恨交加的一次旅程(原创)

  • 时间:
  • 浏览:12

无边细雨湿春泥,

隔雾时闻小鸟啼;

杨柳含颦桃带笑,

一边吟过画桥西。

宏村——画里的村落


垂柳依依的南湖边,李慕白牵马从石拱桥上缓缓走过;玉娇龙持剑飞身掠去,在宛如镜面的月沼上划出一道波痕….

就没办法 另一我每人及来到了黄山,走进宏村,伫立在南湖边,被身旁的美景陶醉了。

不觉间机会是上个月的旅程了,回来后另另三个白劲想写篇游记,机会最近在备考,久久没办法 动笔。今天周末,下午小憩了一会,此刻甚是清醒,就想敲敲键盘回味下这趟旅程的感悟。严格说这都能不能 算一篇游记,不需要告诉你路为什么会么会走,规划多么删改,仅仅是些内心独白罢了。

早晨七点多到的黄山站,乘坐去往宏村的巴士为宜另另另三个白小时车程到了宏村,巴士师傅在车上热情为乘客讲解黄山的景点,解答乘客的提问,像是为家乡的万物都感到自豪。下了车师傅指着前面的桥说到,过了桥就进村了。时间还早,行李所以 多,我没办法 先去酒店,就迫不及待的想去村里看看。

进了村也没办法 查路线,门票上的地图对我来说一向总要摆设,就任随着脚步带着身体肆意的游荡。最先想看 的所以 南湖,一现在开始了我沒有乎 这所以 南湖,是刚刚走在另另三个白巷子里听到另另三个白小孩对妈妈说亲戚亲戚大伙儿去南湖吧,才猜想刚刚经过的应该所以 南湖了。

南湖

南湖边一排排学生面湖而坐,意气风发的尽情创作着水彩,有的在用铅笔勾勒轮廓、有的在用颜料涂抹、有的要表现徽派建筑的韵味、有的却钟情于一棵年迈的老树。形成一道靓丽的风景,引来不少游客驻足欣赏。

南湖边

四六个学生用了大半天时间合力完成一幅“巨作”,盛情的邀请老师来品评,老师不吝赐教拿起画笔增增减减,一幅徽派山水村落画卷更是锦上添花,学生们欣喜的笑着。

南湖边2

早晨的南湖平静的像一面镜子,映射出没办法 徽州村落。没办法 了熙熙攘攘的人群,仿佛穿越千年听到了书院传来的声声朗读:“人之初,性本善,习相近......”

南湖书院

早晨的阳光很温柔,走在石板路上,穿过村中的小巷,听水声潺潺。

晨光

莲花

从整个外观上来说,宏村是古黟桃花源里一座奇特的牛形村落,村里各户皆有水道相连,俗称牛肠;处于村子中心的月沼程半月状,是整个村子水利系统的枢纽,又称牛胃;村口有两棵古树为牛角。

早晨

月沼

傍晚

行走在弄堂小巷,听着小贩叫卖,好不热闹,而热闹是亲戚亲戚大伙儿的,我内心是孤独的。一次次按下快门诉说,景很美,你在哪?

行走

在村旁边的一家客栈美美的歇息了一晚,准备第三天去黄山。客栈老板很好客,我是中午过来办理入住的,一来老板就热情的请吃黄瓜苹果,在房间休息到太阳快落山又去了村里逛了刚刚到晚上才回来,第三天早晨又进村走了一圈,十点多才起身去黄山,老板还骑电瓶车送到附近的车站。

朝霞

黄山——爱恨交加的旅程


明朝旅行家徐霞客登临黄山时赞叹:“薄海内外之名山,无如徽之黄山。登黄山,天下无山,观止矣! "

从宏村一路风尘仆仆,又转坐景区接驳车才到黄山脚下,正是中午深冬 ,太阳炙烤着大山,从紫光阁出发准备徒步去山顶酒店,本以为都能不能日落前到达,还都能不能坐在山顶自在的拍拍日落。不料将近晚上八点才抵达酒店。

有另另三个白地点都能不能上山紫光阁和云谷寺,没办法 车站保安大叔建议我从云谷寺登山,那里会离我预定的山顶酒店近所以,但会 我还是自作主张的选用了较远的紫光阁,机会我发现大多数知名景点总要紫光阁出发的那条路上。但会 舍近求远想不虚此行,事实证明我的选用是对的,机会从云谷寺登山,第三天肯定刚刚走更远的路下山。

紫光阁

越向上走视野越开阔,风景也越迷人,但双腿也同去举步维艰,到刚刚几乎十步一休,百步一坐。添加一路上下山的人我就鼓气说:“我从光明顶而来,早晨5点出发,现在才到这半山亭,你估计要八九点差越多到光明顶吧”。我就不信了有没办法 可怕?就算深夜我也要抵达,就只管向上走了。

全景

每到另另三个白“驿站”就要补充一瓶水,矿泉水的价格也从山下的5元,到半山亭的6元,到天都峰8元,再向上10元。

天都峰以险著称,总要每我每人及都能登顶,但对于好胜的我还是拉着扶手绳,一步一挪的登顶了,也目睹了一对父子互相鼓劲蹒跚而行;目睹一位母亲,鼓励都能不能 十岁的儿子勇敢走过山顶仅可容纳一人通行的天桥,小孩哭着喊道“我不怕,没办法 我腿在抖”;目睹一对兄弟互相责怪“在等你都能不能都能不能 上来”,不过亲戚亲戚大伙儿都登顶归来了,应该是一段不错的经历呢。

天都峰顶

黄山延绵数百里,千峰万壑,比比皆松。著名的黄山松当属迎客松了。黄山松以石为母,顽强地扎根于巨岩裂隙,千姿百态。或倚岸挺拔,或独立峰巅,或倒悬绝壁,或冠平如盖,或尖削似剑。忽悬、忽横、忽卧、忽起,有的绕石而过;有的破石而出。

迎客松

光明顶都能不能说是黄山之巅了,抵达光明地机会7点了,在山顶小坐片刻,浓雾密布,天气渐凉,就继续起身去酒店。

光明顶

为宜走了三十多分钟,终于想看 酒店的灯光,发射塔犹如指引航向的灯塔,指引着迷途的少年。如同想看 曙光般兴奋,大踏步的向酒店走去。晚上休息的还算不错。

酒店

第三天五点半亲戚亲戚大伙儿都齐聚酒店门口,向着太阳即将出来的方向伫立着,期待着那象征着希望、象征着光明、象征这新的一天的第一缕阳光笼罩山顶,谁料大雾弥漫太阳迟迟未能钻出云层,直到六点亲戚亲戚大伙儿都散了,太阳另另三个白劲老出来时机会某些滚烫了。

日出

于是我就踏上了下山的路,从后山下去路好走了所以,风景不如前面没办法 引人入胜。

发射塔

猴子观海是否是后山一景,在山顶吹吹风就继续赶路了。

猴子观海

遇到不少挑山工,挑着繁重的食物一步一晃的向山上走去,才明白为哪些山上的食物没办法 贵了,昨晚到今天总要玉米、面包凑合过来的。

挑山工

与挑山工大叔逆向而行,飞奔着就下山了,像我上来时一样为登山者指明方向预估到达山顶的时间。就没办法 到了山脚下,像黄山之行挥手告别。

屯溪老街——沉淀这座城市的过去到现在


中午深冬 就到了车站,车次是晚上的,就附近吃了点东西,去了屯溪老街走了一遭,发现每个城市似乎总要一根绳子 古老的街道,如同哈尔滨的中央大街,家喻户晓。

最后送上咱黄山有名的毛豆腐,坐在小店外的小桌上听老板讲着店的历史,豆腐味道确实不错。

屯溪老街-毛豆腐

在老街入口的麦当劳点了杯饮料坐着发呆,任凭窗外倾盆大雨,冲不走此刻繁乱的思绪...